Kiwi

我永远爱GGAD。高举德哈大旗!

当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四)

  #四年级

  德拉科这个暑假很开心。For now.

  爸爸要带我去看魁地奇比赛了,波特那个傻子那么喜欢魁地奇肯定会来吧,红毛他们家那么穷,一定不会来的,嗯!如果他想和我一起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让爸爸也给他搞一个位置。比赛时场地那么乱,他一个人肯定不方便,唉,马尔福家总是这么礼数周全。

  他没有回我的信,我都用麻瓜的方式给他写信了,他还想怎么样,至少回信拒绝我啊,他会不会又出事了。可是也没有从爸爸那里听到什么消息,垃圾破特,站着看比赛吧。

  哦,为什么哪都有这群红毛,他为什么不直接长在波特身上。还有那个格兰杰,平常在飞行课上没看出来有多喜欢骑扫帚,看比赛倒是挺积极的。他们居然和我们一个包厢,哈,永远都是韦斯莱而不是我,对吗。

  区区媚娃就神魂颠倒的,两个傻子,没见过世面,我还不如自己照镜子。... 克鲁姆太帅了!我就知道他能抓到金色飞贼,而胜利还是属于爱尔兰。还有接下来...祝你梦见摄魂怪,波特。

  德拉科站在树林边,看着慌乱的人群,寻找着一个傻子。然后他看见了傻子三人组。嘲讽的话自动就说了出来,好像嘴巴不受控制一般。德拉科觉得自己也有些不受控制了。他想抓住他,让他看着自己,告诉他,你有危险了,你要死了,他要来杀你了。但是他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不时吐出一些冰冷的字句。终于,德拉科开口催他们走,威胁他们格兰杰将会受到伤害。

  我是不是出问题了,德拉科站在原地低着头。我不知道爸爸此刻在哪里,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也在那群带着面具的人身边,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哦,我到底在骗谁呢。

  火焰杯。另一个万人瞩目的机会,真是可惜,他们改变了规则。不然...德拉科坐在车厢里,无视着潘西的兴奋,不就是个舞会嘛,平常又不是没有。 德姆斯特朗啊...自己还是很向往的,不仅仅是因为克鲁姆,那里对魔法使用的低限制,没有装模作样的白胡子老头,没有金光闪闪的救世主。克鲁姆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如果我在那里我们肯定会成为好朋友的。不像某个没有眼光的傻子。

  你前面的艰难岁月,你内心深处的恐惧*,哈,他的磨难已经到来了,而我的..也正在进行。德拉科伸出双手,看到明显属于兽类的爪子,有些不敢置信。他总是让我闭嘴,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要反驳,他总是护着那个韦斯莱,那个可恶的,愚蠢的,可笑的,满脸雀斑的红毛!我想要他们全都消失,全部,包括他,包括我自己。他一定认为我很可笑。邓布利多那个疯子,总是找来各种各样奇怪的人,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么对我!他一定认为我很可笑。

  我看到他笑了,看到我这样被欺负他很开心。他们会一直记得这件事,他们会一直拿这件事取笑我。我凭什么要被这样对待。我要看着你,看着你被名声吞噬,被拥护,被质疑,被曾经欢呼着你名字的那些人唾弃。救世主。

  我知道你一定会参加比赛的,因为你是“被选中的”男孩,不是吗。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赢了这个比赛,大家都会放心,我们有一个赢得火焰杯的救世主,我们都会安全的,救世主多么强大而令人安心啊。哈。

  看到了吗,昨天还在热情的叫着你哈利,隔天就能戴着侮辱你的勋章嘲笑你。人们都是虚伪而自私的,哈利波特,他们根本不值得被你拯救。你凭什么能够一直那样简单鲁莽,好像这个世界真的像童话一样美好。明明你在同巫师界最邪恶的人作斗争啊,为什么你仍然能露出那样单纯美好的笑容呢。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比赛死亡率这么高了,那可是真正的龙啊,梅林啊,为什么我会这么紧张害怕,他千万不要有事啊,我...很害怕,我的心脏好像都快不是我的了。梅林保佑我不要叫出声。呼..他是大难不死的男孩,怎么会轮得到我来担心呢。啊,舞会要邀请谁呢..

  他的舞姿真的是跟他的发型一样,哦,别再看他了,德拉科,你的女伴需要你绅士的对待。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好像没见过,救世主果然魅力无限。吸引他们目光的究竟是你自身还是你的救世主光环呢,波特。

  他的珍宝竟然是那个红毛,那个晚会舞伴果然只是nobody。救世主果然要拯救所有人,不管是不是在比赛,不管自己的安危,梅林啊,别再让我看向他了,我要吐了,博爱的圣人。

  黑魔王回来了,我竟然在庆幸,死掉的不是他。可是那个人回来了,他早晚都会死掉的,死在他手里。我为什么要庆幸呢,救世主的拯救范围也不包括我,不是吗。德拉科,那个人回来了,醒醒吧,你知道你将面临的是什么。

  啊,不想回家。

  好像一下子就四年级了,明明自己好像什么还没做呢,希望时间就暂停在这里,我总有不好的预感。我还没准备好..去选择一方,我也没有选择不是吗,我又开始逃避问题了。走吧,德拉科,你已经结束四年级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你要回家去面对你应该承担的...一切。

  哈利视角。

  有时候觉得马尔福像自己的黑粉。

  画风变了,好像马上要打架了!打死那个黑粉!

  

  *原著里特里劳妮教授在上课时对哈利说的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预言。

  电影里的糖实在太少了,最近读原文发现官方是真的让人费解,为什么他们两个都这样了还不结婚?德拉科在原著里的存在感比电影多很多,简直就是烦到极致,哪里有哈利哪里就有他。

当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三)

  #三年级

  德拉科这个假期过得一点也不开心。

  小天狼星·布莱克居然逃出阿兹卡班了,听说他是冲着波特去的,这可真...他算是我的舅舅,可他是个格兰芬多的布莱克,我甚至都没见过他,妈妈也不愿意提起他。

  看在梅林的份上,外面已经有一个杀人犯在到处找他了,他还要搞出这么多事,离家出走?我该说不愧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吗?哼,格兰芬多都一个蠢样。

  哦,我就知道每次开学前他都要出些事情,摄魂怪..有那么可怕吗?他都昏过去了,同一个车厢的其他人都没事。我不是故意去打听的,潘西非要在我面前说他的事,他都不理我,谁教他面对别人的问题的时候一个白眼就可以了?无礼的,粗鲁的波特!可怜虫。 

  死亡的预兆,可笑,如果预言可以简单到一眼看穿,那我们也不必上这节课了。就算是阿兹卡班的囚徒..他可是救世主啊,周围那么多人等着为他献出生命呢,哼,祸害遗千年,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走向死亡。啊,下节课是跟格兰芬多一起上,海格教授?真是受不了,邓布利多真的让人想不明白,我爸爸说的对,他就是个疯疯癫癫的老头。

  这本破书真难搞。他跟我说话竟然就是让我闭嘴?大家都在看他..和我,我应该做点什么?揍他?不行,这是在课堂上。吻他?会不会太突兀了?不对,我为什么要吻他!他一直在看着我...“看,摄魂怪!”梅林啊,我在做什么。... 救世主天生就该引人注目不是吗,所以他就该站在课堂的中心,享受着别人的目光。所以其他人应该被忽视,我就只能傻乎乎的冲向那个魔法动物才能让他看向我。是吗。波特。

  说实话那个大怪物的抓伤还是有点疼的,我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有没有看向我。哦,算了吧,他也不会来看望我的。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德拉科·马尔福。这种冲动无脑的事我不能让爸爸知道,啊,真丢人啊,不过这也瞒不住我爸爸吧,那个大怪物肯定活不成了,哼,谁让它只看他,我愿意骑它应该是它的荣幸。他总喜欢又丑又危险的东西。

  又是跟格兰芬多一起上的课,啊,我应该表现的镇定一点。幸好是魔药课,迟了一点..早知道就不照那么久的镜子了,可是我这个样子已经够狼狈了,我如果再不收拾一下的话...破特,又在跟那个红毛叽叽喳喳,他们之间为什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哼,看着真烦。我只是因为受伤了手不方便才让他们帮我处理材料的,不然谁敢相信这两个傻狮子的技术。哦,我就知道,他肯定会因为那个混血巨人质问我,“部分原因是因为你,但是还有其他目的。”我又在胡说什么。

  哦,另一节与格兰芬多共处的课。这个教授穿的可真寒酸,他怎么敢在课堂上用这种方式羞辱斯内普教授!无礼的格兰芬多。好在这些都过去了,啊,美好的早晨,霍格莫德日。他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干嘛,哈,“留在这里吗,波特?害怕经过摄魂怪?”我要去享受我的购物之旅了。

  “波特,摄魂怪向你问候。”完美的结束美好的一天...

  我就知道我想多了,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平静的万圣节。布莱克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如果今天没有万圣节晚会他是不是就真的有危险了..啊,礼堂的地板真硬,如果全校的教授都出动也抓不住布莱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他就那么重要吗,每个人都要在意他,或者保护他,或者杀掉他。

  纸鹤..纸鹤只是纸鹤而已,我只是想要随时随地嘲笑他而已。

  他又受伤了,他真的..似乎总是处于危险中,他那里难道还有摄魂怪喜欢的记忆吗,为什么摄魂怪如此钟爱他。哈,他的扫帚坏了,他今年别想赢过我了!我这次肯定不会去看他的,他都没来看我...我只是去看他输了比赛的模样而已,他看起来很沮丧,嗯,他都没有注意到我。

  又一个霍格莫德日。 我想买的东西都买够了,这次就在外面随便走走吧。雪景真美...尖叫棚屋真的闹鬼???吓死我了,什么鬼东西啊,我要告诉爸爸,把那个鬼屋子给拆了。

  布莱克一直没有出现,那个该死的怪物也要被处刑了,生活还是挺好的嘛。除了那个该死的泥巴种!她竟然敢动手打我,一个绅士是不应该对女士动手的,即使她是一个泥巴种。我竟然被一个泥巴种打了,啊,这太丢人了,我一定不能让爸爸知道。

  最近格兰芬多傻子三人组总是神神秘秘的,他们不会真的去找布莱克了吧,那个红毛受伤了,哼,这下他没法缠着波特了吧。那个穿着破烂的教授竟然是个狼人,邓布利多绝对是脑袋坏掉了,让这种危险生物在霍格沃兹教书?格兰芬多的鲁莽真是不敢恭维。

  布莱克最终竟然逃走了,为什么波特看起来还挺开心的?他觉得这很刺激吗?大傻子。笑得像傻子一样。一点也不好看。一点也不。

  哈利视角。

  去他的摄魂怪,去他的马尔福,我有教父了!


  到现在还没想好故事该以喜剧结尾还是德拉科黯然退场。真难受,想开车,想写老头。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这一次,一定要,一发完。


又一个睡不着时的沙雕脑洞。


有一些私设,为了自己脑补的剧情更流畅吧。逻辑一度崩溃。


ooc预警。


  德拉科醒来的时候又是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夜。

  我一定得杀了邓布利多,他想。这不怪我,不然我的父母该怎么办,他们会死的,那个人...那个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一定要杀了他。

  “德拉科?你怎么了?生病了?”潘西停下进餐的动作,关心的看着德拉科。

  哦,已经是早餐时间了。

  我今天一定要行动。

  “没事,潘西,你今天去霍格莫德吗?”

  “今天天气可不太好,下雪了呢,我还是不去了,休息室已经不太暖和了。”

  “好吧,要我带什么吗?”

  “不要,冬天总是容易发胖,要我说,德拉科...”

  德拉科又开始走神。

  最近哈利波特总是跟着自己,这可有点奇怪不是吗,他以前恨不得给我一个恶咒,可那样他就不是哈利波特了。德拉科笑了笑,我可真了解他。他如果知道我要杀了邓布利多...

  “德拉科?想什么呢,走了,要过时间了。”布雷斯拍着德拉科的肩膀,疑惑的看着他。

  “你先走吧,我忘了点东西,门口见。“ 

  “好吧。“ 

  没人能怀疑到我头上的,这是最好的办法,德拉科的手微微发抖,看着面前叫不出名字的少女想道。

  “马尔福,你又在考虑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哈利靠在门口盯着眼前恍惚的金发少年。

  “这又关你什么事了?黄金男孩?”

  “凯蒂出事了你知道吗?”

  “那是谁?你的新女朋友吗?波特,那个韦斯莱已经失去你的爱慕了?”

  “马尔福,你最好不要做危险的事,不然...”

  “什么?你就对我施恶咒?让开,波特,跟你对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哈利看着德拉科走远,回到礼堂愤愤的盯着赫敏。

  “又怎么了?”赫敏将眼睛从面前又厚又大的书移开,无奈的看着他。

  “这件事一定是马尔福做的,他肯定成为食死徒了,等着吧,我肯定会找到证据的。”

   “哦,哈利,闭嘴吧。下节是魔药课,我可不想满脑子都是马尔福,炸掉我的坩埚。”

  又一个沉寂的夜晚,德拉科静静地躺在床上,双手紧攥着,没关系的,不过是失败一次,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他。消失柜也会修好的,一个都会好起来的。

  紧接着是浑浑噩噩的清晨。

  最近的魔药课上哈利波特总是最出众的那一个,德拉科撑着下巴,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斯拉格霍恩教授一脸骄傲的将福灵剂递给哈利。梅林啊,那可是福灵剂,如果我有了它...不,无论如何,邓布利多都得死。

  “马尔福,你瞪了我一整节课了,你又在谋划什么?”哈利站在下了课仍坐在教室里的德拉科面前,那对绿得好像会发光的眼睛透过呆板的甚至有些破损的眼镜,映入德拉科的双眼。

  “我在想,斯内普教授好像耽误了你的发展,波特,原来你是个隐藏的魔药大师。”

  “你...”

  “让让,忙着去拯救巫师界吧,波特,这里没人需要你拯救。”

  又一次的,哈利看着德拉科走远。

  “听听,拯救巫师界,他连讽刺人都别出心裁了,要我说...”哈利揪着要去图书馆的赫敏不停地抱怨。

  “所以,你什么都没发现,还被讽刺了一番?”赫敏抱着书本停下脚步,看着眼前思绪比头发还要乱的男孩。

  “哦,得了吧,赫敏,你还是去图书馆写论文吧。”

  “我只是看他特别憔悴,懒得欺负病号而已。”哈利摸了摸鼻子,小声补充道。当然,赫敏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他。

  冬日的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圣诞节转眼及至。观察马尔福已经不再是哈利的生活重心,他要考虑到底邀请哪个女孩去圣诞晚会,哦,非常看重他的魔药教授的圣诞晚会,这可真有点讽刺不是吗。除此之外,罗恩与赫敏之间的关系也因为拉文德的加入一度跌至冰点。

  这些当然都不在德拉科的关注范围之内,他只听说了哈利邀请了拉文克劳一个疯疯癫癫的姑娘去了晚会,金发。这又关我什么事了,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快了,就快了,这一次定会成功的。

  德拉科没想到他有机会当场见到傻宝宝波特和他的新女友。

  我应该在休息室温暖的壁炉旁听到邓布利多去世的消息,德拉科扯了扯嘴角,而不是被一个该死的哑炮拉扯着进入波特和他的金发女伴所在的晚会,被宣布鬼鬼祟祟的躲在楼上走廊里。

  哦,真是令人难忘的圣诞节,与斯内普争吵过后,德拉科梦游一般走在通往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灰暗的走廊中,突然,他笑了一下。我一定会做到的,这样爸爸就不用整天对那个人卑躬屈膝了,妈妈也不会被迫着求斯内普保护我,马尔福家会重回荣耀的,不需要什么教授的帮助!

  德拉科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很久,尽管最近波特的目光又黏在了他的身上。 第二次了,第二次失败了,该死的韦斯莱。该死的波特。

  哈利觉得最近自己的观察力和听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哦,因为马尔福。他的脸色越来越差,他的跟班最近也不在他身边,他甚至缺席了一次魁地奇比赛,而对手是自己!而我还要安慰失恋的赫敏,罗恩那个傻子,没有眼光,反应还迟钝。金妮...算了。这次酒里的毒药..不会还是马尔福吧。而且...克利切(啊,那个深爱着马尔福的家养小精灵)说了,他总出现在八楼,我得做些什么。

   哈利看着活点地图上高尔的名字,低头调整了笑容,大步走向她,哦,不对,是他。“嘿,你好,你长得可真漂亮!你叫...”哈利没有说完,就看见面前的小女孩尖叫着跑开了。哈利内心吐槽完德拉科的恶趣味,转身面对着一堵墙傻笑,“马尔福,希望你没有喝下某个女孩的头发。”

  德拉科僵着身子站在墙后,该死的波特。

  “对了,我之前不小心知道了你在学校的新住处,你想让我夜游拜访你吗?你知道,我总有办法躲过巡视的教授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德拉科愤怒的从有求必应屋里走出来,瞪着眼前笑得得意的人。

  “这是我想要问你的问题,马尔福,你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与你无关。”

  “哦,你知道的,马尔福,整个巫师界都跟我有关呢,毕竟我忙着拯救它。”

    “离我远点,波特,你会后悔的。”德拉科向前走了一大步,几乎贴着哈利的脸,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三次了,哈利摸了摸鼻子,无所谓的想着。

  马上就好了,我一定会做到的,德拉科又一次在黑暗中睁开双眼,无所谓的想着。他下意识的攥了攥手,摸到了斑驳的伤痕,又渐渐松开,好似这样能让自己安心一些。

  哈利因为邓布利多的任务,没有办法时时刻刻关注德拉科,这使德拉科松了一口气,然而他紧皱的眉头却没放松过。没有办法了,想不到别的办法了,我必须直接面对他,杀了他!德拉科再一次紧攥着双手,不自觉将原本淡得发白的嘴唇咬的发红,甚至染红了他浅灰色的眼睛。

  不,我不想杀人,是他逼我的!为什么邓布利多就不能本分的做他的校长呢?为什么要逼我杀他!他这个年纪了,为什么还这么活力充沛,他为什么不早一点死?他都打败一个黑魔王了,为什么还紧抓着我们不放?这个该死的,虚伪的,讨人厌的老头!德拉科听见自己愤怒的心跳声,感受到体内的血液沸腾,突然他抬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不自觉的全身发颤。

  “你是谁呢?”德拉科伸手摸向了镜中的人,然后他看到那个人似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嘭!德拉科挥拳砸碎了镜子,“我也不想这样的!”脖颈的青筋因为过度用力而凸起。

  “马尔福?”哈利突然出现在舆洗室门口,担忧的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并没有注意来人的神情,紧绷的神经使他条件反射似的拔出魔杖,对着他施了一个昏昏倒地。哈利朝左边一个翻滚,避开了他的攻击。

  “你发什么神经?”哈利不解的看着面前紧张到浑身颤抖的少年。

  “你都知道了是不是?你来找我了,你要杀了我吗?”德拉科一脸警惕的用魔杖指着对方大声说道。

  “马尔福,冷静一点,我...”哈利一只手伸向他,一只手摸向自己的口袋。

  “除你武器!”哈利迅速的拔出魔杖。

  “哈利波特!”德拉科闪身躲过攻击,回了对方一个粉身碎骨。

  两人的战斗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了,不过才六年级,他们使用的伤害性魔咒并没有太多,但这也足以使双方身上多了几处大大小小的伤痕。在被德拉科的又一个魔咒击伤后,哈利下意识的用自己觉得最有效的魔咒攻击对方。

  “神锋无影!”

  德拉科经过之前的精神崩溃,又看见哈利满身的伤痕,早已无力继续战斗了。他闭上眼睛,感受到一阵剧痛,然后倒在了地上。

  “杀了我吧,哈利,求你。”德拉科昏过去之前,哈利只听到了这一句话,这句话却让他愣在了原地,甚至斯内普教授的到来也没有打扰到他。

  “求你了,庞弗雷夫人,我马上就走,就看一眼。”德拉科有意识的时候,听到了什么人在哀求着庞弗雷夫人。

  “马上就宵禁了,波特先生,而且马尔福先生伤的很重,需要精心的照顾,我不认为你的拜访对他的恢复会有什么帮助。”

  “可是...”

  回答哈利的是庞弗雷夫人无情的关门声。听到脚步声接近,德拉科迅速闭上了双眼,感受到庞弗雷夫人轻柔的检查自己的伤口,德拉科有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他的思绪逐渐变得混乱,然后又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德拉科以为自己会睡到第二天早上,但是身边好像有什么灼热的目光,刺的他毛骨悚然,瞬间睁开了双眼。

  “啊,你醒了,抱歉,我没想吵醒你的,我只是有点担心,我不知道那个魔咒那么厉害,梅林啊,如果我知道会使你伤的这么严重,我肯定不会用的。而且...”哈利有一种被抓包的羞愧感,手足无措的解释道。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呢?为什么要觉得抱歉?为什么..被赶走了还要在宵禁之后溜进来?”德拉科没有看他,只是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什么东西,好像被它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了你!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德拉科,我当然觉得抱歉,我没想过要伤害你,你最近的状态简直糟透了,而且我很担心你。”哈利突然镇定起来,碧绿的眼睛紧紧盯着德拉科。

  “哦,得了吧,波特,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德拉科内心一颤,终于将他的目光迎向眼前的黑发少年,“还有,别叫我德拉科。”

  哈利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那我叫你什么?小龙?”

  “恶,闭嘴吧,你看到我了,能呼吸,能说话,能思考,可以走了吗?”德拉科翻了个白眼,移开目光看着哈利扶在床边的双手,然后那双手伸向了自己,德拉科立刻抬眼看向他,想了解他要做什么。然后,他好像突然浮在空中,又好像沉入海里,感受到纷繁的记忆从自己的眼前飘过,伏地魔占领马尔福庄园时的黑暗,看着父亲做低伏小的愤怒,计划要杀邓布利多的紧张与彷徨,看到哈利施咒时的心痛与解脱...

  像是突然清醒过来,德拉科猛地推开了哈利,两人都震惊于刚才的事情没有说话。

  德拉科最先反应过来,“你居然对我用摄魂取念!你这个卑鄙的,无耻的...”

  “你居然要杀了邓布利多,你怎么敢?你..那些事果然都是你做的!”哈利愤怒的看向德拉科。

  “哦,你没看到吗,波特,”德拉科边说边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嘴角有些无力的扯着,“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不会让你伤害邓布利多的,德拉科”哈利看着德拉科的手臂,神情有些怔忪,回想起之前德拉科绝望的神情,哈利的神色暗了暗,“我没想窥探你的隐私,只是你最近好像被什么事情压垮了,而且最近局势也很紧张,我...我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真的。”

  “你..哈,果然是圣人波特,连一个食死徒也想着拯救吗?”德拉科有些不敢看哈利那双会发光的绿眼睛,低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别再试图惹怒我了,德拉科,我们已经六年级了。我确实讨厌你,你的态度,你的言辞,但是我从没想过让你死,更不相信你会杀掉谁。”哈利认真的看着德拉科。“相信我一次吧,德拉科,你知道你完不成他交给你的任务的,我们一起把他们从你家赶走怎么样?”

  “我...清醒一点吧,哈利波特,我的爸爸在阿兹卡班,我妈妈还在食死徒中游走,你以为你真的是救世主吗?”

 “我不知道救世主是谁,存不存在,但是,德拉科,我打败过他,不止一次。而且,你知道我到底看到了你多少记忆吗?比如说你五岁时,床边总要放着《大难不死的男孩》,还有...”

  “够了!”德拉科的面色苍白,耳尖却微微泛红,泄露了主人真正的感觉。“看到了又怎么样?我那时候才五岁,而且谁会知道真正的哈利波特如此的卑鄙...”

  “哦~五岁,那你十五岁的时候呢,我记得你在我比赛的时候,偷偷躲在格兰芬多更衣室里...”哈利揶揄的看着德拉科颤抖的睫毛。

  “行了,行了,我喜欢你,可以了吧?我又没做什么,你就当无事发生过,继续拯救你的巫师界不好吗?”德拉科又下意识攥紧了双手,有些酸涩又有些愤怒。

  “不,德拉科,你确实做了什么,你让我也喜欢上你了。”哈利掰开德拉科紧握的双手,并将自己的双手覆上去,“所以,拜托我喜欢的人,能不能不要再跟我作对了?也别一直只留给我背影,好吗?”

  德拉科觉得自己好像又坠入梦中,眼前满是绚烂的烟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刚刚发生的一切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直到有什么东西贴近自己的双唇,德拉科的目光才重新聚焦,落在眼前黑发少年额头的伤疤上。唇上的温热轻点一下就消失了,德拉科拉住刚刚起身的男孩,又凑了上去。

  好像在发泄着这些年对对方的怨气与不解,两人由轻吻变为相互啃噬,仿佛要将对方拆穿入腹。

  不知过了多久,德拉科的呼吸逐渐平稳后,伸手摸向哈利的伤疤,轻声说,“我好像理解了你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哈利愣了愣,然后笑道“我还是不理解你为什么要一直表现的这么欠揍。”

  “嘿,男孩,你可是刚刚才表白过,”

  “没错,但是我讨厌你也是真的。”

  德拉科气的要从床上下来,又不小心牵动到伤口,倒吸了一口气,吓得哈利立刻上前扶住他。然后,哈利就感受到一阵眩晕,他抬眼无奈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笑得张扬的金发混蛋。

  “我也讨厌你,疤头。”德拉科用力的咬着哈利脖子上的肉,哈利惊叫着你什么毛病,又不敢用力将人推开。

  两人吵吵闹闹了大半夜,上一秒还在声嘶力竭的控诉对方,下一秒又扯着对方的脖子将嘴唇连在了一起。

  屋子内不知什么时候又重归平静,阳光温柔的洒在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黑发与金发纠缠不清,仿佛永远也断不开。庞弗雷夫人早上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幅景象。

  “哦,年轻人。”庞弗雷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将窗帘轻轻拉上。

  听到关门声,黑发男孩睁开双眼,得意洋洋的对着近在咫尺的人说“你输了,德拉科,她甚至为我们拉了窗帘。”

  “闭嘴,哈利,我还没睡够呢。”

  “嘿,你不会是要反悔吧,不嫌丢人吗?”

  “哈,你第一天认识我吗,男孩。”

  “我不管,你必须得跟我一起去见邓布利多..唔”

  赫敏站在门外翻了个白眼,收回准备敲门的手,回头看了看罗恩。罗恩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真的不知情。

  “所以还是我们两个自己去图书馆吧,”罗恩说道一半,赫敏就迈开步子往回走,罗恩立刻追了上去,抓住表情略显局促的女孩的右手“赫敏,赫米?甜心?”

  抓住,被挣开,又抓住,又被挣开,再抓住...最后罗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感受到指尖的热度,赫敏的头撇向一边,微红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微笑。

  “好,就我们两个。”

  

  

  

当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二)

  #二年级

  最近多比总是消失不见,这个该死的家养小精灵,我早晚有一天要他记住马尔福家的人可不是能敷衍了事的。

  那个金发的笑的像个傻子的男人真可笑,我还没跟波特合照过呢。...并不是我想跟他合照,只是我没有同他一起合照过。我才不稀罕跟白痴救世主合照呢。

  红毛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有什么好的,恶。

  他的出场方式能更特别一点吗?哼,跟在那个红毛身边能有什么好事,被麻瓜发现,被打人柳狠狠揍一顿...不对,斯内普教授说是他们摧残一把年纪的打人柳,可是他都受伤了...我在关心什么???

  我进魁地奇队啦!波特你等着,我一定要在你眼前把金色飞贼抓到!

  那个讨厌的泥巴种!我为了魁地奇练了那么多年,受过那么多伤,甚至弄坏了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居然敢这么说我,哼,波特也看不起我吗...

  恶,讨厌的红毛。

  恶心小跟班,克什么东西,痴汉,变态。

  梅林啊,骑在扫帚上的波特眼睛会发光耶。

  屁股痛...

  波特的骨头没了哈哈哈,噫,药真苦,他的药肯定更苦吧,哼,苦死他!

  啊,就不能有一个正常一点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吗,还决斗俱乐部,我一定会打的波特叫爸爸!

  屁股痛...

  笑话,哈利波特怎么可能是斯莱特林继承人,他可是彻头彻尾的,愚蠢鲁莽的,骄傲自大的,没人比他更格兰芬多的格兰芬多了。都怪我,为什么要变出一条蛇,他被孤立了...看到了吧,波特,他们只是表面朋友,听说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名号就都凑在你面前,知道了你是个蛇佬腔又都退避三舍。一群辣鸡。

  可是..到底是谁打开的密室,爸爸也不肯对我多透露一些真相。啊,圣诞节还回不了家。

  噫,高尔和克拉布怎么越来越傻了,还读书,戴的眼镜跟波特的一样丑。他们是有健忘症吗?哼,还算他们识相,辣鸡哈利波特。

  耶!邓布利多走啦!

  我就知道那个泥巴种肯定会中招,总在波特眼前晃来晃去,还诋毁我,真碍眼。

  那个红毛怎么又在波特附近?现在的姑娘都这么不矜持吗?

  哼,这种女孩就应该被抓走,整天缠着哈利波特,爱慕虚荣,她才了解他多少?我..我也不了解。

  圣人波特,人家姑娘对着你红个脸,你就奋不顾身的去救她,你怎么不被蛇怪的毒毒死呢,哼!英雄救美?狗屁!那个红毛才不好看呢,辣鸡波特,辣鸡审美。

  那个洛哈特果然是个只会傻笑的白痴,带上他有什么用,如果是我..我才不会跟他们去救那个红毛呢,但那是斯莱特林密室啊,哼,他们糟蹋了去密室的机会,居然只是为了去救一个纯血统背叛者,还杀了蛇怪!

  他肯定又伤的不轻,大难不死的男孩,还勾搭我家的家养小精灵,他宁可去维护一个家养小精灵!梅林啊,这个讨厌的!不可理喻的!疤头!水性杨花的多比!

  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等着吧,波特!

  哈利视角。

  真好骗哈哈哈。

  完。

当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一)

  #一年级

  德拉科第一次见到哈利波特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那个灰扑扑的,穿着麻瓜衣服的绿眼睛男孩就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

  他看上去可不太好,他在麻瓜界过得不好吗?居然有人欺负哈利波特?德拉科想。该死的,我都说了什么?第一印象这么差,他不会不跟我做朋友了吧?可是我...可是我并不知道他就是哈利波特啊,我这十一年来,一直都想认识他!

  他果然不愿意跟我做朋友了,他宁可跟那个纯血背叛者混在一块!那个红毛取笑我的名字他没有听到吗?为什么!他知不知道我有多想,认识他,亲近他,拥抱他!拥抱?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哼,马尔福绝对不会如此狼狈,我会让你后悔的!波特!

  他去了格兰芬多...

  他在魔药课上被刁难了,哼,如果是我坐在他旁边,这些题根本不会成为他被扣分的原因,愚蠢的选择,波特!

  他上课时的样子真蠢,他皱眉的样子一点也不可爱。

  他看到我了,他和我说话了,为什么他总是要维护别人呢?那个呆头呆脑的隆巴顿他都要管!气死我了!

  他进了魁地奇队...我甚至连扫帚都不能带!

  我要欺负他!等着费尔奇抓到你吧,笨蛋波特!

  他居然跟泥巴种交朋友,也不愿意对我温和一点!这个傻子!笨蛋!白痴!

  圣人波特,他以为他真的是救世主吗?那可是巨怪!他才一年级!鲁莽的格兰芬多!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他怎么回事?连扫帚都控制不好居然还能参加比赛,那可是光轮2000啊,辣鸡波特!梅林啊!他要掉下来了,他就不能有一天安安稳稳的!不做危险的事情吗!

  恶,他居然把金色飞贼吞进去了,哼,白痴才会选择这种方式赢得比赛呢。

  他们居然还有龙,我也想摸摸看!不对,我才不想呢,宵禁还敢出来,他们死定了!

  讨厌的麦格教授!她肯定是为了维护格兰芬多才处罚我的!我可是揭发坏孩子的功臣!

  跟波特分在一组我才不开心呢,他那么自大,愚蠢,鲁莽...哈利!小心!我好害怕!我把他扔在那里了?他会怎么样..我为什么这么胆小?不,这不是懦弱,这是明哲保身,他会不会死?都怪我!他就不能跟着我一起逃跑吗?我该怎么办?现在回去看看?不,我什么都做不了,哈利...拜托你不要有事,那是什么?不,什么都没有,那个怪物在哈利那,啊,我得去叫那个混血巨人,他总该有些办法的,对!

  他看起来很好,看来昨天对他根本就没有影响,我逃跑的时候是不是叫太大声了?他肯定嫌弃我了,我将他独自留在危险之中,他肯定更讨厌我了... 

  我也讨厌你!辣鸡波特。

  他又一次打败了黑魔王?梅林啊,他才一年级,他是怎么做到的?哼,又让他出风头了!该死的波特!听说他还在昏迷中,我就去偷偷看他一眼,看看他死没死,恩。

  他睡着的样子真可爱。???刚刚那个人不是我,波特看上去也没什么大碍,哼,大难不死,辣鸡波特。

  斯莱特林第一!

  ...辣鸡格兰杰,辣鸡格韦斯莱,辣鸡波特,辣鸡隆巴顿,辣鸡格兰芬多,辣鸡邓布利多!辣鸡波特!

  他又要回麻瓜界了...关我什么事?哼。回家吃青苹果。

  哈利视角。

  呵。

  金毛傻子,事多且怂。

  完。
   本来想一发完,但是停不下来啰里啰嗦的...想表达的东西总是一时兴起。只要有人想看我会继续写的hhh ,不想看我就自己写自己看。 =) 

我就是心疼当初的南区小霸王。想到之前在网易云评论里看到的一句话。想对十七岁的Mickey说:“别理这个小红毛,把枪还给他,然后千万把妹妹看好”虽然Mickey因为Ian承受了很多,确实我也认为Mickey deserves better,但是,我也永远记得,Mickey到底是因为谁才改变的,他爱他,很简单,恩,很简单的。:)
如果我是Ian,我一定不会放过Mickey,日死他。?